• 证券网
  • 主页 > 要闻 > 正文

    明年经济“四战”详解: 农民工市民化

    2015-12-18 11:46:08  |  来源:  

    王子约 陈益刊

    明年中国经济的政策布局正在逐步明朗。

    昨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2016年经济工作,要求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同时着力加强结构性改革,努力实现“十三五”发展的良好开局。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召开前的政治局会议通常被认为是对来年经济工作的定调。会议强调,2016年经济社会发展要抓住关键点、打好歼灭战。

    习近平总书记此前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上提出了“四个歼灭战”,涵盖应对产能过剩、降低企业成本、化解房地产库存、防范金融风险四大领域,引发各界广泛关注,《第一财经日报》上周头版曾连发四文逐个解读。

    昨日的会议则对“歼灭战”的部署作出了安排。例如,会议强调通过加快农民工市民化等方式化解房地产库存,以及打出一套“组合拳”帮助企业减税降费。

    本报获悉,多个部门和地方有关四个“歼灭战”的相关政策已经储备就绪,将根据实际情况择机释放。与此同时,明年仍将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应对短期经济下行压力,确保改革平稳过渡。

     

    稳增长优先

    今年第三季度经济增速首次“破7”后,中国明年的GDP目标如何定,是广受市场关注的话题。昨日的会议提出,要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习近平此前就“十三五”规划建议起草情况作说明时指出,国内外主要研究机构普遍认为,“十三五”时期我国年均经济潜在增长率为6%~7%。综合起来看,我国经济今后要保持7%左右的增长速度是可能的,但面临的不确定性因素也比较多。

    记者统计发现,目前市场和学界超过九成声音认为,明年GDP增速目标可能下调至6.5%左右。民生证券认为,从以往4次下调目标的历史来看,如果当年没有完成目标,一定会导致增长目标下调,比如1998年和2014年。以此推断,2016年经济增长目标下调是大概率事件。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认为,追求6.9%、7%、7.1%这些具体数据意义不大,纠结0.1、0.2的差距没意思,要追求稳定的增长。如果“十三五”时期6.5%~7%的增速能够保持稳定,那就是合理的增速。

    目前,中国经济持续面临下行压力,尽管就业、消费等指标表现亮眼,但要将经济稳定在合理区间依旧有不小难度。

    在此背景下,昨日的会议提出要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按照“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要求,牢固树立和贯彻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坚持改革开放,坚持稳中求进总基调。

    有熟悉政策制定过程的专家告诉本报记者,“十三五”时期的目标是全面立体的,明年是开局之年,将更多关注除经济数据以外的指标,也更重视指标内部的结构和质量,许多“硬骨头”领域有望获得突破。

     

    部署“歼灭战”

    针对近期各界关注的“四个歼灭战”,昨日的会议分别针对化解房地产库存、应对产能过剩、防范金融风险和降低企业成本作出了部署。

    在“歼灭”楼市库存的问题上,农民工市民化将发挥重要作用。昨日的会议要求,通过加快农民工市民化,推进以满足新市民为出发点的住房制度改革,扩大有效需求,稳定房地产市场。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认为,农业人口市民化的进程,一方面有利于新型城镇化节奏的加快,另一方面能够加快房地产去库存的效果。但是新市民进入住房交易市场,需要落户政策、就业政策等配套政策的积极跟进。

    会议因此提出,要推进农民工市民化,加快提高户籍人口城镇化率。要增强城市宜居性,引导调控城市规模,优化城市空间布局,加强市政基础设施建设,保护历史文化遗产。

    在“歼灭”过剩产能方面,会议提出要深入实施创新驱动战略,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增强发展动力和活力。要积极稳妥推进企业优胜劣汰,通过兼并重组、破产清算,实现市场出清。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此前从接近官方人士处获悉,受领导人委派的调研组近期已经展开对钢铁等过剩产能的调研,力求尽快实现产能转化和升级,防止产生系统性风险。过剩严重的行业,明年将加快整合调整和兼并重组,集中力量做大一批大型企业。

    在“歼灭”金融风险的问题上,会议提出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和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有多名接受记者采访的人士表示,习近平此前提出的“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形成功能完备的股票市场”不仅会成为即将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重要内容,更将成为明年金融系统改革和政策布局的方向。

     

    财政再发力

    最后的一个“歼灭战”,是降低高企的企业成本,这直接关系到实体经济的持续发展水平。昨日的会议提出,要帮助企业降低成本,包括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企业税费负担、社会保险费、财务成本、电力价格、物流成本等,打出一套“组合拳”。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院长胡怡健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来看减税空间并不大,在总体税负保持稳定的前提下,明年结构性减税将会降低针对企业征收的流转税(如增值税)税负,而伴随个税改革、资源税改革及环境保护税和房地产税立法,这部分税负或适度增加。

    为了帮助企业降低成本,实行结构性减税和普遍性降费料将成为明年积极财政政策的亮点。

    记者注意到,昨日的政治局会议重申了宏观政策要稳。所谓宏观政策要稳,就是要坚持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为经济结构性改革营造稳定的宏观经济环境。在供给侧改革背景下,财政政策将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财政研究室主任杨志勇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明年仍将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力度上有望继续加大。

    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多名专家认为,加大力度的积极财政政策将反映在赤字率适度提高以增加财政支出、结构性减税和清费以降低企业成本、地方政府债券置换存量债务规模进一步扩大等方面。

    2015年官方口径的财政赤字率已提至2.3%。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11月对赤字率3%“红线”的科学合理性提出质疑,多数接受本报采访的专家当时表示,中国的赤字率有望进一步扩大。杨志勇也称,2016年赤字率或会提高,但空间并不大。

    民生证券研究院执行院长管清友建议,下一步中国可以继续扩大财政赤字,增发专项国债和特别国债,提高地方债发行额度和减税。

    上一篇:欧洲复兴开发银行通过同意中国加入该行的决议    下一篇:人民币指数盯住一篮子货币 汇率改革搅动全球汇市